首页 / 上市要闻 / 正文

第三波地方银行上市潮或将到来 农商行A股零上市历史即将被改写

农商行股驿台头条2018-08-16 09:50:51
  农商行三家过会两家排队
  
  从各家农商行披露的信息来看,多家银行早在2008年就已启动了上市计划。然而,就在2011年,监管部门曾起草关于农商行上市的文件征求意见稿,拟上市农商行除满足各项监管指标、风险管控、公司法人治理等要求外,总资产规模还需达到700亿元。由于政策限制,农商行在IPO通道中一直处于等待状态。
  
  1月13日,无锡农商行IPO项目无条件过会,成为首家即将登陆A股的农商行。从披露资料来看,无锡农商行的上市之路相当漫长,该行自2011年便已启动上市前的相关筹划,董事会下设战略发展委员会于当年对上市有关事宜进行了调研,并就上市规划形成、通过董事会议案。2012年,该行董事会对IPO行动计划、上市的中介机构方案进行调研,并通过包括首发议案在内的多项议案。2013年,无锡农商行出现在证监会披露的等待上市银行名单之中,保荐机构为中信建投证券,拟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
  
  无锡农商行IPO过会似乎开启了农商行上市的闸门,短短几天时间内,农商行IPO审核就进入加速状态。15日,全国最早改制的农商行之一的江苏江阴农村商业银行首发上市获通过;20日,江苏常熟农商行的首发申请也获得通过。
  
  根据证监会公布的正常审核状态企业基本信息表,除了上述三家过会的农商行,目前在IPO排队名单中还有两家农商行在列,包括在上交所排队的江苏吴江农商行以及在深交所排队的江苏张家港农商行,两家农商行的IPO状态均为“已反馈”状态,农商行A股零上市历史即将被改写。
  
  第三波地方银行上市潮或将到来
  
  不仅是农商行,自2007年宁波银行、南京银行、北京银行这3家城商行登陆A股上市,A股市场已有八年时间再无城商行完成IPO.
  
  直到2015年11月12日,证监会公布的首次公开发行股票信息披露系统显示,江苏银行IPO申请已经通过了证监会发审会,标志着停滞八年后,城商行上市终于再度迈步前行。
  
  无独有偶,在2015年行将结束的前一周,贵阳银行IPO项目获得发审会无条件通过,城商行IPO再亮绿灯。一周后的12月30日,上海银行、杭州银行也顺利通过发审会审核。此外,桂林银行、乐山商行、潍坊银行、德州银行和莱商银行等多家城商行也在筹备挂牌。
  

  申万投资顾问王超接受信息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以江苏银行为代表的城商行,以及以无锡农商行为代表的农商行,其过会意义重大,相继释放出银行上市正常化的信号。由于五大行均已完成A+H股上市,余下还有多家农商行和城商行正在排队之列。目前资本市场改革不断推进,注册制一旦落地,将会为银行业中的城商行以及农商行提供良好契机。继国有银行、股份制银行上市之后,第三波地方银行上市潮或将到来。在这个过程中,不但城商行上市的步伐会加快,农商行也有望成为主角。

  规模小引隐忧
  
  这或许也是农商行需要面对的问题。2011年8月,银监会便提出了农信社改革的五年目标规划,其中就包括要全面完成农村信用社股份制改革,鼓励符合条件的农信社改制组建为农村商业银行。截至2015年10月31日,全国共改制农商银行838家,农合行77家,占全国2313家法人机构的39.55%。
  
  自农信社改制农商行以来,农商行就因其资产规模小、不良贷款率高等因素,引发业内人士担忧。“近两年来,这几家待上市农商行都出现了净利润增速明显放缓的情况,这与区域经济环境限制、发放贷款对象集中于本地、中小企业相关。”中国社科院金融所银行研究室主任曾刚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以江阴农商行为例,2014年该行实现利润总额9.59亿元,较2013年减少2.72亿元;实现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8.18亿元,同比下降18.13%。
  
  这一情况并未在2015年出现好转。招股书显示,截至2015年6月30日,该行总资产为829.75亿元,较上年末缩水6.12亿元,负债总额亦缩水9.16亿元至761.23亿元;2015年上半年该行实现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3.82亿元,尚不足2014净利润的一半。
  
  无锡农商行2014年微亏,对2015年的预计更加悲观,该行预计2015年实现利润总额10.07亿元,比2014年还要少1.6亿元,降幅高达16%。
  
  另外两间待上市的吴江农商行和张家港农商行,更是在2014年出现了资产负增长、获利下滑的情况。根据年报显示,截至2014去年年末,吴江农商行资产总额为619.45亿,同比减少0.86%;实现净利润7.68亿元,同比减少20.40%。
  
  而最早筹备上市的张家港农商行,2014年净利润也出现了30.11%的下滑。数据显示,2014年,该银行净利润为7.2亿元,同比下滑高达31%。该行总资产为719.7亿元,较2014年年初下降0.83%。张家港银行在年报中,也承认2014年是该行自成立以来面临最大困难和挑战的一年。
  
  因此,IPO也被不少农商行看作当今环境下的一根“救命稻草”。“近年宏观环境下行,中小银行危机感加剧,而上市让农商行有机会引入投资者、提升知名度,获取更多融资渠道,并借此提升自身实力,这大约便是农商行纷纷抓紧上市机会的原因。”中央财经大学银行业研究中心主任郭田勇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典型的案例就是2010年末在香港上市的重庆农商行,其上市前资产规模虽然处于农商行第一阵营,但资产总额不过逾2800亿元,但上市后,至2015年6月末,其资产规模达6727亿元,5年内增长了近2.4倍。
  
  2016年伊始,随着IPO开启、农商行纷纷上市的同时,这一年能否成功打破困局、强化自身竞争力,从而达到上市初衷,尚需时间检验。

条评论
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